我国光伏企业2018业绩两极分化
虽然2018年,我国的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达4426万千瓦,仅次于2017年新增装机,为历史第二高。但经历过“531”新政的“洗礼”,我国的光伏企业,2018年业绩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

虽然2018年,我国的光伏发电新增装机达4426万千瓦,仅次于2017年新增装机,为历史第二高。但经历过“531”新政的“洗礼”,我国的光伏企业,2018年业绩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

最大的分化在于,在一批上市公司净利润超过5亿的同时,也有相当一部分光伏企业需要靠出售资产维持运营,甚至有的企业已经破产倒闭。

当然,这和“531”新政导致的光伏业内优胜劣汰息息相关。但“531”新政得影响还不止如此,它还导致了光伏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分化。

对位于光伏产业链中游的硅片生产商来说,“531”新政的出台,导致了硅片价格的“一泻千里”。诸多生产商不仅要忍痛低价出售,有的小型生产商甚至干脆停产以避免“越产越亏”的尴尬境地。而不管相关企业的规模大小,这种困境席卷的是所有硅片生产厂家。

但与此同时,光伏组件生产厂家尤其是的大型厂家的“苦恼”就相对较小。一方面国内市场虽然缩减,但海外市场却有效吸收了多余的产能;另一方面,作为最先受到影响的行业,在优胜劣汰之下,光伏组件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更高,“存活”下来的企业占据的市场份额也更大。此长彼消之下,光伏组件生产厂家受到的冲击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