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EC 2019能源互联网技术与应用高峰论坛实录(下)
能源互联网论坛主题是“能源互联网在光伏的技术与应用”,实现“深度融合、落地对接”。

赵伟:非常感谢毛翔先生给我们带来的报告。

大会本来在今天上午策划了一个能源互联网关键数据保护与安全方面的报告,而且我们请了一个国外的嘉宾,就是Thomas  Bierhals,结果他专程从德国昨天晚上赶来了,但是在路上不巧吃东西吃得不合适,所以会议组织方刚才告诉我他的报告很难做,他也很惋惜,所以他让我们向大家表示歉意。

下面有请上海电力大学副校长封金章先生,封校长给我们带来的报告是“临海新校区新能源微电网示范项目技术与实施的研究情况”,有请。

封金章:各位专家,各位嘉宾,非常有幸我们电力大学有这个机会在这个会上介绍我们学校在探索能源互联网建设当中的心得。刚才各位专家都介绍了整个行业能源互联网发展大的趋势,包括核心技术,我这地方也讲一个点,我们今天这个会议的主题是叫融合和落地,所以我们想,我尽量汇报的是一个案例。在大学校园里面的案例,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个事情呢?

首先汇报一下我们的初衷,我们这个项目当时想做,首先是关注用户的痛点,大学校园管理的痛点是什么呢?是大学校长非常困惑的一个方面,事业要发展,另外一个方面在能源管理上有指标。怎么样在大学校园里面解决节能减排,对每一个大学后勤校长是非常关注的问题。我们临港大学校区,我们有个新的校区建设,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我们想几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在校区建设的过程当中探索大学校园里面新建校区或者是老校区的改造,能源的节能解决方案。第二个问题我们在考虑,在我们电力大学,我们应该有怎么样的使命去做好这样的工作,所以这个是我们当时的初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当时考虑在电力大学校园里面,在临港新校区,从整体设计还是,我们来推进项目的建设。

这个项目我们在策划的时候,是跟企业深度合作,所以这个项目主要是有这么些构成,这是一个示意图。探索我们校园新校区项目当时的考虑,我们首先是顶层设计,第二个考虑综合能源和运维在校园里面的应用,另外我们考虑校园里面在节能减排工作当中,跟大学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的关系。当时我们项目的推进当中,也列入了国家发改委的28个示范项目,我们作为示范项目在推进。

这是我们项目主要的内容,五个方面,一个是大学校园热水系统,还有校园里面的发电系统,再一个储能和微电网系统,还有一个平台类的,能效管理和智慧校园的管控系统。

首先在大学校园里面最关注的是学生的洗澡,大学校园里的热水怎么样来解决供热,我们首先考虑的是用一种节能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临港大学校园里采用的是太阳能和空气源热泵技术结合的供水系统,可以解决每年800吨水的供应量,解决1万学生的用水规模。在校园里面充分使用了大学屋顶上的资源,我们把所有新校区建筑物上面的屋顶铺满了光伏板,起到在大学校园里面,对于新能源,对于整个校园用能的补充,我们有260KW左右的规模。

在校园里面还设施了一些智慧路灯,跟校园的功能结合推进这项工作。我们在大学校园里面还有300KW的风力发电,这个也是作为新能源在大学校园里面的组成部分。我们还有一个燃料电池,这是一个概念性的项目,主要在校园里我们想用一种新的技术,给学生一种在教学当中的案例。

整个的项目就形成了微电网系统,微电网系统主要是由风能、太阳能、储能,在一个小范围里面组成了微电网系统,主要来研究系统八个方面的技术切换,我们在整个校园的用能上面,怎么样跟大电网互动,形成八个方面场景的切换,切换时间是10秒,所以在我们校园里面目前的使用效果还是比较好的。

我们还考虑整个的节能系统跟绿色建筑结合起来,把绿建的指标跟新能源在大学校园里使用的指标结合起来推进。整个的系统推进,我们把建筑的能耗,分项能耗、水平衡、限额警告等方面结合起来,推进整个的建筑群能源监测和管理。

我们有一个智能管控系统,在校园里面就把整个校园的用能和校园能源管理、学生的使用结合起来,形成了这样一个管理的架构。这个系统里面从学生的刷卡洗澡、热水供应,到整个的校务管理、物业管理等等,把这些都结合起来了。这是我们项目推进的情况。

我们项目到目前为止运行了一年,校园有150多万度电,实际上这个项目的推进,解决了学校20%的能耗。在整个大学校园里面,整个的用能有20%是由新能源提供的。到今天为止,我们感觉这个项目是非常成功的,首先我们给学校的人才培养提供了很好的平台;第二我们老师把这个项目作为科研的基地,来跟他自己的项目对接;第三我们成功的寻找到了跟企业深度合作的校园用能解决方案。

项目特点,我们是全生命周期的设计和安排,从新校区的建筑设计,到能源系统的设计,到今后的运维管理,是全生命周期的安排。谢谢大家!

赵伟:今天上午最后一位报告是由延安新电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郭先生带来的。有请!

郭先生: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上午好!

我是来自陕西延长石油的传统企业的用户,我今天就将我们现在承担的两个国家示范项目情况做一个简单的汇报。四个方面做介绍。

首先谈一下我们的观点,现在有人在说互联网项目推进难,到底能不能做?我的观点是可以做。主要从几个方面,第一个是目前国家政策的推行逐渐越来越优势,再一个刚才各位专家也提到的新的技术越来越好了,第三目前用户的需求也越来越多。第二个我们该怎么做?第一个要创造价值,提质增效,应用能源互联网新的技术;第二开放合作,这个是共商、共建、共享,我觉得企业之间有共商、共建、共享的模式才能把项目推行下去;第三利益的分配,这个是按照命运共同体结合混合所有制的模式;第四目前的问题,就是从体制入手,现在体制也是一个比较关键的,主要解决问题的指导思想,我认为是习主席消费供给、技术体制及还有我们现在的合作模式,再一个是现有的新型技术。

二、项目背景。国家的意志和电力改革,目前国家推行的增量配电业务、能源互联网、多能互补、需求侧能管理、综合能效、微网、综合能源服务等方面,目前我们针对用户有这几个问题,就是配网落后,因为我们是传统的石油企业,因为配网现在确实对我们来说还是跟不上需求。可靠性低、能效低,用电成本高。我们要实现的目标,提高综合能效、提高可再生能源占比、降低用能成本、低碳化、智慧化和分布式接入。驱动的本身三点:新技术革命、绿色发展、新能崛起。特点:综合、互联、共享、高效、友好。工作基调:社会资本、加强混合所有制的模式。

目前我们延长新能源发展遇到的挑战和问题,分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西北地区的弃风弃光弃火弃热弃废的情况比较明显;第二,“两高”,化工园区能耗高、油田用能成本高;第三,“一大”,油气化工生产环保压力大;第四,大规模皋比例可再生能源消纳受限等问题。第五,国家“三型两网”电力体制改革的挑战。

两个示范项目,一个在榆林地区,第一个是多能互补,另一个是延长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在陕西四个县我们延长了自己的采油区。建设这两个项目主要的目的,实现综合能源利用率,提质增效20%,清洁能源产能释放500万千瓦及构建延长主动配网。战略意义,综合资源利用绿色环保发展,能源服务数字经济新增长,能源结构互联网发展的新模式,煤炭、火电、新能一体化,电信、车信构成新的互联网。

我们想前自己的社会化平台、信息平台,构建自己的配电网。应用的技术有区块链结算、人工智能。这个目前是我们采油区延长能源互联网项目建设的布局图,主要的建设内容,一个是延长能源互联网管控平台,再就是我们自己的110变电站和3500V配网系统,我们要自发自用建设分布式光伏100MW,分散式风电200MW,有100MW的燃气三联供。这个项目最终要实现年供电达到12已KW,实现综合能源利用率达到83%,降本4个亿。

目前项目的主要建设情况,平台的初步设计方面已经完成,平台在审批。风光这一块我们已经开始实施建设了,后面会有建成项目的情况。我们计划按照国家能源局批示的验收时间,具备验收条件。计划今年年底初步具备验收条件。

这个是我们目前在互联网项目中应用的技术,一个创新点就是5G。通过5G减少人力的输出,通过智能运维。还有区块链的应用,我们跟国网合作,主要是用于分布式光伏、分布式风电,这些电表,包括一些负荷的采集,再就是电能的清算。

这是我们园区的项目,靖边多能互补项目,我们现在有一些微利用,我们也是受到电网这块的波动,我们自己构建新的多能互补项目。主要构成有330KV集输变电站、30MW余热发电、25.5MW冷凝热发电,55MW固废垃圾发电,1GW余电制氢,7.8亿,主要特点化工预热高效利用,风光余电制氢。

第三个我们在靖边打算建一个1GW氢储能项目,这个也是我们靖边多能互补中的资项目,主要是针对现在化工园区余热余压利用低,弃风弃光弃火的问题,我们也是西北这块电网缺乏调峰的容量。再一个现在化工生产短缺氢气,还有环保的问题,我们想建设园区的增量配电,结合我们现在的发展,建设能源互联网电力、化工、交通、创新型的五位一体化的能源体系。这个项目目前我们也是在跟榆林当地的发改部门、电网企业在沟通,极力推进该项目的落地。

这是我们目前自平衡的一个流程图,这个是我们现在目前要建设的能量管控平台的架构图,从物理信息、价值几个方面。这是我们现在已经搭建的模式,目前我们在平台上的应用创新就是,我们现在自己延长构建自己的私有云平台,应用人工智能群体决策技术,还有交易辅助决策,多能互补优化,这几个关键技术。

这是目前我们已经在采油区开展了分布式能源项目的建设,主要是采用自发自用的模式,也是应用一些新的技术,包括微风发电,目前也是国内首台在我们采油区做试点。上回能源局领导来我们的项目调研,包括集团领导对我们项目整体的关注,还有我们跟电网公司一些合作交流,还有和各院校,包括政府,还有一些展会参与的情况。

我的汇报到这儿,谢谢大家。

赵伟:谢谢郭先生的演讲报告。今天上午大会演讲部分就到此结束了,下面进入到嘉宾座谈对话环节。我把主持的权利交给徐拥军院长,有请。

徐拥军:考虑到下午还有同样精彩的很多报告,所以我们嘉宾对话环节争取搞得更精炼一点,稍微紧凑一点,给大家留出休息和用餐的时间。请各位嘉宾上台,感谢这么多的听众,到最后要吃饭的时候还在听我们最后的总结。

其实我们最后的讨论就是对今天上午大会的小结,来的嘉宾,你们想要的问题我代表你们给他们进行提问。在整个完成之前,我先介绍一下江苏低碳技术研究院,是全国首个低碳技术研究院,我们世博会上做了2010上海世博会低碳技术报告,我们很差异全球能源系统没有系统化,我们联合了十几家单位向科技部汇报了多能互补、耦合功能系统,关键技术研究,我们很多大学和科学院等等都参与了研究。我们2012年向国家提出要构建能源互联网,2013年获得国家能源局的批准,得到了首个中国能源互联网的战略研究,我们和清华大学等研究机构共同合作,完成了战略研究报告,又完成了国家发改委能源互联网产业与技术的研究报告,我们又完成了能源互联网的标准报告。

有请嘉宾们上台。先请今天的主持赵秘书长。

上海的几位同志大家都熟悉了,我不重复介绍了,我介绍一下大家不熟悉的,今天上海电力大学的苏少华院长。给你10秒钟,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

苏少华:我是上海电力大学继续教学学院的院长,第二个身份国家能源局在全国设了两个中心,一个是可再生能源中心在北京,还有上海新能源中心,我是上海新能源中心的常务副主任。

徐拥军:在这儿,大家都看到了曹军威教授,清华大学的身份,在做能源互联网的领域,曹教授第一个被江苏低碳院聘为江苏低碳院能源互联网的研究专家,我们2013年开始研究,我们从曹教授这儿信息和能源的融合,得到了很深的学习和启发。

今天我们根据组委会的要求,主题就是“融合”,最后怎么融合,我们奔着目标融合,目标是如何构建国际一流的能源互联网的总体目标,这也是我们国家的目标,也是国家电网的使命,有请今天的大会主席赵伟先生给我们解读。

赵伟:刚才徐院长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我刚才一直在专注于怎么把会主持好。这个问题提了,我刚刚想了一下,我觉得我在工作当中也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有很多我们的同行,当然很热情,就提出来能源互联网的研究,我们中国最先进,好像国外没有我们这么活跃似的。有一些局部的,有一些部分的,有一些局部领域的研究,有这样一种初步的概念。但是我个人觉得,我觉得这个概念有点肤浅。

因为我们刚才主持人徐院长提出来,将来要构建,或者我们要提出一个国际的一流的能源互联网的建设和发展目标,所以它一定是在国际,在世界这个层面。我初步想,我觉得应该说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各自的领域里面,刚才很多专家,包括周院士,包括很多企业的专家,包括各个领域的专家,提出了自己的发展愿景,而且都在不断地探索,不断创新,不断打破壁垒,大家都在前进。

我们要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目标?这个目标应该是一个共同的目标,所以我想这个目标一个是要在国际范畴,还有一个这个目标应该是最科学合理的,它体现在什么方面?应该体现在理论最先进,装备最接地气,标准最统一实用,还有应用最广泛。广泛的意思不仅国内,在全世界的范围里面这些技术、标准都是被大家所认同的,都是认为最科学合理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在这样一个标准的谋划和制定,以及实现追求的过程当中,不仅我们自己要把我们国内的事情做好,而且我们还更应该开展更多的国际交流和合作。包括学术的争鸣,包括实际落地的探索和研讨。

所以我觉得能源互联网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一个中国的问题,因为它已经是世界互联的问题。我相信大家在这方面都有很多非常精辟的见解,我想,既然我们要做一个国际一流的标准,就一定是在刚才所说到的理论研究、装备研制、标准制定、示范落地、学术争鸣各个方面,都是国际化的,在这样一个氛围下,我相信国际一流的能源互联网建设发展的标准一定会在大家的努力下提出来,并通过我们的努力更快的更稳健的把它实现出来。谢谢大家!

徐拥军:感谢赵秘书长给我们展现了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未来。清华大学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不仅仅是国内的创新,更要做到国际的创新,不是中国的清华,更是未来国际的清华。

第二个问题我们如何实现与技术深度融合的协同创新?这个事有了,我们怎么样把技术跟创新的模式链接?有请毛翔给我们回答。

毛翔:谢谢院长,今天我也感谢Thomas,替他顶个尾。这个目我跟大家同步听到了,怎么样深度融合,我也不知道有这个问题问我,我觉得院长很有智慧,可能听到了我刚才报告的主题。就着赵院长的话说,从2014年底,赵院长操刀成立了能源互联网研究院,而且大家也知道,目前咱们国家能源互联网联盟的秘书长也是赵院长,我也是跟随者,一直跟着清华走到今天,我们去研究更具体、更落地一点,就企业的发展,结合刚才那个题目,我就用短短三分钟汇报一下。

我认为这个融合一定不要空穴来风,一定要站在现在的市场前提下和现有的技术前提下落地,这是第一个融合点。什么意思呢?开发创新是必须的,但是首先得有市场,而这个市场就是获利。大家都在交流,昨天晚上很频繁跟很多专家都在交流,我们看到国内目前将近30个应用了燃气三联供的项目,盈利的不到三分之一。不知道有没有做热能、水能的专家,如果用热泵的方式来解决,80%的盈利。可能就这么很简短的一个融合,把热能技术融合到燃气三联供和光伏里,就能实现本来30个项目,只有几个,现在变成了十几个、20几个获得盈利了,这样的融合。解决了现有市场和现有技术为基础的融合。

第二个是技术之间的深度融合,刚才我讲到的,这叫产品的市场是一个市场的情况下,产品的叠加。就是支撑点的叠加,整个互联网,“能源互联网”这五几字的构成,无非就是能源的来源,能源的传输,能源的储存和利用,三个点。这个过程中能源好比风光储,首先从风电、光伏、热能等等,市场早就有了,无非以前的时代是大集中的时代,我们电来自远方,现在是分布式了。分布式也存在电、热、冷,甚至于其他的形态,都是支撑。这个市场是同一个市场,简单说10家企业都是在每一个市场的支撑企业,他们变成一个企业,这个成本的下滑,10个产品变成一个产品,就是出现了苹果手机。

对苹果手机我想表达第二个想法,技术的深度融合来自于成熟企业的1.0版本。第一个说  了市场,第二个说了技术融合。第三个融合带动被孵化企业跟进2.0版本,来自于全世界的,赵伟院长的话,是世界的事,来自于全世界的学者、专家,但是以我们中国为龙头、引擎,打开能源互联网这个伟大的时代。

徐拥军:他给我们解读了技术与市场的融合,市场在哪?技术是可行的,市场如何能够形成,这块正是我们创新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还没有回答完整,也无法回答完整,这个完整的答案在哪?在大家的实践过程中实现。实现的过程怎么来?就是如何把能源互联网的创新体系标准化。有请周丽波女士解答标准化的实现哪些可以做?我们如何通过标准把能源互联网这件事逐步逐步向前推进,实现到刚才赵秘书长说的宏伟目标。有请!

周丽波:其实刚才各位专家在演讲里面也多次提到了标准对促进产业发展的支撑作用。我个人觉得,从两个层面,一个从国内,一个从国际。

从国内的标准领域,我认为标准化还是要跟产业紧密结合,就是在新兴的领域,要紧密跟踪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技术应用的一些重点,尤其是跟示范试点重大工程项目的结合。我们跟嘉宾聊天的时候也发现,各地的一些实践和示范项目,大家侧重的点都不太一样,还很难去形成一个可以上升为行业标准或者国家标准的依据,也是需要大家再去在实践中注重、去总结、去提炼。

从标准化管理中心来说,我们这边要做的是标准体系的构建和顶层的框架设计。这个设计也不是一个评控的工作,也是需要跟各方面产生严格方面的,大家共同来探讨,来研究确定的。我们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框架和体系,下一步的工作也是任重道远,我们已经发布了一个总则的基本指导性标准,出台的过程也是非常艰难。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又有一些新的变化,我们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国际方面,我们认为要在同步推进国际标准化的工作,我们以前习惯引用国际标准,或者把中国的标准翻译一下,但是这种效果并不是特别理想。目前如果想影响这个产业在国际上的发展,最好是同步,就是要提出国际标准的立项,参与到国际标准的制定中,把中国的技术融入到国际标准里面去,这个是我们最理想,最想推动的一件事,当然也非常难,一个是技术的专业委员会途径,你可能想去设立新的专业委员会,新的技术领域,难度非常大。另外有没有技术专家的支撑,而且渠道,各种的问题,我们也在努力去尝试,去推动,包括我刚才说的我们在推动能源路由器国际标准的立项,一步步把国内、国际两方面尽力的把标准化的工作推动起来,而且希望能够真正的提炼技术发展的成果,能够推动能源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谢谢大家!

徐拥军:大家看看我们台上,这就是典型的中国的文化系统的一个结合,我们的先生们在谈如何创新,我们的美女在家里面如何把标准变得落地可实现。能源互联网的标准为什么像周女士说的那么难?因为它的创新和推动,引起了社会原油标准体系的改变。我们现在国家反过来推动这个事,要做能源互联网应用示范,什么标准也没有,设计的规范也没有,验收的标准什么都没有,因此过程中间,在国家提出号召的前提之下,我们反过来各个方面的专家在一边实践,一边探索,一边落地的过程中,一个新型的系统构建模型都在同步展开。因此我个人认为,我们这个标准也是和项目共同成长的过程,这个标准讲到了首先发布出来了,但是它也会在吸收大家意见的基础之上不断的变化,最后逐步变到大家共同协同认可的标准。

有了这样的标准我们和做项目呢?我们请苏少华院长通过上海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的创新案例,他们是如何实现的,未来可以怎么样?来给大家做一下解读。

苏少华:今天台上六位结构非常好,有做研究的,有做标准的,有做产业的,而我是来自于做教育的。大学在能源替代的过程中有我们的责任,刚才我的毛主任说是同步得到了这个题目,我是2分钟前得到了这个题目,关于怎样落地。

整个落地我想到这样的事情,今年1月份我们向国家能源局关于“综合能源推广的座谈会上”,周市长听了我们学校项目介绍说了这样一句话,提出来要早都一步。我们新能源的综合利用、示范园区的建设至少有四个方面是我们可以做的。一个是部队的营房,第二是增量的园区,第三海岛中间的离岛,第四大学的园区。在大学的园区里面进行推广,它的作用实在太大了。

在能源替代的过程中,哪怕我们今天的主题从光伏来讲,中国光伏30年风风雨雨,困难很多,走到今天的地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在能源替代的过程中大学首当其冲承担这样一个责任。这个应该讲也和国家能源局当年设定的一南一北的两个中心,北京的可再生能源中心、上海的新能源中心,所造的意义或者它的意图应该讲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在这样的过程中间,大学不仅仅是要做政策的引领。示范的意图就是在于推广,我们一定协助产业、政府、企业,把这个工作做下去,狠狠地落地、落实。这样的回答你觉得行不行?

徐拥军:大家觉得行不行?来点掌声。早在我们最早做能源互联网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当时就瞄准了上海,我们求和上海的临港园区谈了能源互联网项目落实的可能性,当时国家还没有推出能源互联网的示范案例,跟上海临港的园区沟通这个事,他们确实也找不到感觉,也不知道如何来弄,所以这块没有能够很实际的进行。

我们也随着中电联的学会,我们调研了项目,包括华电的迪士尼园区整个能源的系统项目,过程中我们发现,上海人做事比较细致,在小点上做的很细腻,算账也算得很清楚,但是从总体的架构中间没有考虑整个结构模型的优化体系,也就是为这块的事提升了空间。上海作为我们中国对国际化的市场城市,我们希望在上海电力大学的带动下,上海这块市场能够在能源互联网的领域更能够升华,成为标杆。

苏少华:我们这个理念,两三个数据,来自于实验室,我形容这个实验室大小是96平米,我们把这个项目推广到临港新校区是960亩的土地,我们也有这样的义务和信心推广到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方去。

徐拥军:最后请清华的曹军威教授给我们解读如何有效促进能源互联网的互联、开放、共享?

曹军威:这个题目是很大,我本人是做能源互联网相关技术研究,刚才也听了几位嘉宾的介绍,我自己的一点感想,无论从国家能源局,还是从中电联,还是毛总从产业整合的角度,我觉得就是能源行业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感觉,体量非常大,很多时候是一个国家行为,或者说我是一个要去协调很多很多央企也好,这么大体量的企业,它所带动的产值也好,还有从业人员也好,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规模。

面对这样一个行业变革的时候,我觉得刚才徐院长提的问题,如何最终实现能源互联网的开放、共享,推动这样的变化,我觉得我更想强调的是一种,从互联网的角度每个人的力量,往往可能会在一种很大的格局上被忽视。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包括我们对互联网行业的理解,很多年前大家就会反思,为什么互联网行业好像没有一个说这么多的协调,或者说这么多的国家行为,它反而从每个人,从每一台机器和机器之间的互联,从每个人的个性的解放或者说一种诉求,最后形成了这么大的产业,它就跟能源行业形成了一种非常有张力的对比。所以说我觉得未来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本质上,当然它离不开国家的支持,离不开标准的协调,离不开产业的聚合,但是我觉得一个本质上的力量在于每个人,每个园区,每个校园,每一个局部的单元都有自发内在的动力来实现这样的理念和愿景,就像我们上海电力大学这样的,从我学校的局部找到突破点,这样的话我不怕从个人的一点点跨界,包括我自己,原来我也不是做能源电力行业,我从信息的角度,我发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这种跨界的思维有所帮助,我就去做。这样的一种勇气,或者一种氛围,或者这种内生的动力是未来能源互联网里面一个非常不可忽视的力量。然后我觉得不怕对立,去争鸣,可能几年前大家觉得什么互联网思维在能源行业,简直不可想象,什么冷热电互补,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到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一种主流的趋势,成为大家觉得不做就不行的事情,我觉得都是在这样的过程中,而且现在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理念、行业的迭代速度完全超乎原来的想象。我们当年讨论学术观点的时候,能源互联网从来不敢想象几年以后,国家电网公司就把自己企业的目标定为世界一流的能源互联网企业。

从我自己的感想来讲,不要忽略每一个,每一个园区,每一个局部内在的动力,我觉得这个是能源互联网真正实现开放、共享和推进的一个最原始的动力,而且配合国家的体制改革,还有上层的建筑,我想能源互联网必将以我们每个人超乎想象的进展形成行业的变革。谢谢!

徐拥军:感谢曹教授对能源互联网开放、共享、互联的解读。可以从历史上能够记载下来的,清华大学曹军威教授带出的全球第一个能源互联网博士后源自于曹军威教授,历史上你查一查,他一定会是全球的第一个。最终怎么实现?清华大学对这块的高度重视,在2014年轻化大学就探讨成立能源互联网创新研究院。我们创新研究院赵伟赵书记也是国家能源互联网的秘书长,曹军威教授在这块做理论研究,全国做的最早,系统的理论研究做的最早。在这儿,我们也借这个机会,我们给一头一尾的赵书记和曹教授出一个题,我们上海电力大学把能源互联网的系统在学校建成了,清华是不是能够在2019年或者2020年把系统建成呢?我个人感觉我们很期待,如果你们支持我的想法,请来点掌声。

赵书记拍手掌了我很欣慰,曹感受不太敢拍,因为他带不了主。

我解读一下最后的总结,能源互联网,我们在《中国能源报》上给出能源互联网的解读,就是“能源信息、智慧融通”。当时给出大家不理解,现在我不用说估计大家都理解了。简单7个字“能源信息一体化”,如何进行一体化,如何能够实现它,我们再给你深度的简单的说一说,现在所提出的特别是国家电网提出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它给你们解读了这块的方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能量流和信息流,我们都知道,我们采集上来的全是信息流,信息流如何作用于能量流,肯定用电力的方式作用它,两个速度是匹配的,都是光速。信息采集上来不是采集上来就能作用,要通过智慧的数据分析,通过建模,实现综合的模型,然后反过来用电力系统的模式去控制能量流的开关。所以能量信息一体化首先建立泛在的电力物联网这块,将会非常必要,落后未来能量流的管控都是信息流作用于能量流、电流,管控能量流的实现。

我提出这个说法,请大家再去在这个过程中深度的探讨探讨,是不是这样?最后这样能量流的实现用什么方式评价?评价了之后我们的标准,如何把研究成果跟想法归集到美女周处长这儿来,变成未来可实现的现实。在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在全国人民,乃至全球的各种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之下,我们相信能源互联网的未来将会真正的实现,也就是说我们的星球是一个网络星球,这张网就是能源互联网。谢谢大家!

今天这场到此结束。

赵伟:今天上午的大会非常圆满的到这里就结束了,下午同样有很精彩的报告,感谢各位的参与和介入,也希望大家下午有更多的收获。

757